您当前位置:88必发手机网页官网 > 学问交流 >学术交流

学术交流

张传卫:技术革命才能使新能源摆脱补贴

以风电为起点,延伸到太阳能、生物质、储能等多领域,明阳新能源投资控股集团正日渐成为可再生能源领域的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商。伴随业务布局的拓展,他们对行业的思考也更加深入。日前,中国能源报总编辑解树江就企业发展和行业热点与明阳集团董事长张传卫进行了对话。

 

布局可再生能源整体解决方案

 

解树江:首先恭喜明阳今年再次获得“全球新能源500强企业”的殊荣。大家知道明阳集团以风电产品著称,之后又逐步拓展到太阳能、储能、微网等领域,有何长远的战略规划?

 

张传卫:风力发电是明阳集团最早涉足的清洁能源产业。明阳集团坚持核心技术自主创新,确保高发电量、高可利用率、低度电成本,以全生命周期管理的理念,持续进行技术创新,先后开发生产出抗台风型、高原型、海上型等定制化的、独到设计的1.5 -2.0MW双馈式、2.5-6.5MWSCD超紧凑、半直驱式国际领先的系列风机产品,是全行业唯一具备发电机、齿轮箱、叶片、三大电气控制系统自主研发与生产能力的企业、具备风电场优化设计与发电量持续深度提升的企业、具备风电场远程智能管理的企业。明阳集团投运的6000多台风机在发电量、可靠性等方面表现优异。

 

目前,从风能、太阳能、智能电气到生物质,甚至是高端芯片,明阳的业务基本覆盖可再生能源的全产业链,未来,大家致力于提供可再生能源领域的整体解决方案。

 

解树江:“十三五”规划建议中明确提出推进能源革命。以您的经验来看,这给整个可再生能源行业带来哪些改变?

 

张传卫:能源革命关键在于技术革命。比如晶硅,其工作温度超过80度转换效率就会迅速衰减,晶硅转换效率提升的空间已经非常有限。在这种情况下,从硅技术向砷化镓化合物半导体技术转变正成为趋势,现在在航天航空领域的运用已经实现更宽的温度工作范围,太阳能也要通过技术革命向这个方向发展。

 

随着可再生能源规模的增长,可再生能源补贴面临巨大缺口。以国际经验来看,印度、南非等很多国家都热衷于发展新能源,但政府均无法承受巨额补贴。所以,只有通过技术革命提升新能源自身的竞争力, 才能从根本上解决政府补贴的问题。

 

技术创新提升产业竞争力

 

解树江:技术创新很重要,但是现在风电、太阳能企业似乎没有能力去技术创新,那应该怎么办?

 

张传卫:这就涉及如何打造有利于新能源产业可持续健康发展的商业生态的问题。制造业现在呈现弱势趋向,但是新能源整个大状态是好的,我分析在未来两年,风电和太阳能会出现新的革命,这个革命首先是在技术上的革命。

 

中国庞大的可再生能源市场需求和国家倡导的能源革命,为催生世界级的能源装备企业巨头提供了有利条件。作为企业,应抓住这一大好发展机遇。

 

解树江:高端科技在几年内会有一个变革,明阳集团是如何加快技术推进的?

 

张传卫:在风电方面,推出真正符合中国气候环境的新型大型风机,一定要在新材料新技术和设计理念上实现突破。大家在现有风机上研究了一种控制技术,能提高8%-30%的发电量,这样度电成本就可以降下来。明阳研制了适合超低风速风场的MY2.0MW-121风机、MYSCD3.0MW三叶片新型超紧凑风机。明阳推出SCD6MW海上风机岛整体解决方案,不仅结合海上环境气候研制SCD6MW海上风力发电机,而且可以为客户提供包括海上风机、工程安装、海上风电场设计与咨询在内的整体解决方案。在太阳能方面,推出新一代高倍聚光太阳能技术,随着四结、五结砷化镓太阳能电池的研制成功,量产芯片的光电转换效率将达到45%以上。在储能技术方面,真正推出中国高端的大规模储能技术,实现真正意义的风光储。

 

依托“一带一路”战略加速发展

 

解树江:国家“一带一路”战略对新能源行业是难得机遇。您在今年“两会”期间就提出用新能源点亮丝绸之路的设想,这半年多来,有没有更深入地思考这个问题?

 

张传卫:一是让清洁能源成为“一带一路”建设发展的主引擎。比如,哈萨克斯坦“2050年战略”提出,届时可替代和可再生能源的比重应不少于全部能源的一半。乌兹别克斯坦计划建立中亚最大的太阳能发电站。中国与中亚、中东欧等欧亚大陆的国家在该领域合作前景广阔。还有,与我国西部相邻的印度、巴基斯坦、尼泊尔都是能源紧缺的国家,通过商业模式、合作模式的创新,中国风光水气新能源设备、整体解决方案在“一带一路”沿线乃至美洲、非洲国家都具有明显的“走出去”优势; 二是让清洁能源成为“一带一路”沿线各国大众日常消费品; 三是让清洁能源成为西部和中亚国家人民的重要收入来源。

 

按照这个设想,走出国门,输出新能源设备中国制造、新能源整体解决方案中国创造成为明阳的坚定目标。明阳集团以全球市场定位,实施“海外战略”,与印度信实集团合作成立合资企业,开拓印度市场并辐射东南亚;在保加利亚设立东欧企业,201311月,明阳集团与潘尼斯库集团签订了200MW风电项目开发协议。

 

解树江:听说您有一个宏大设想是打造陆地三峡,这是基于怎样的考虑?

 

张传卫:按照改革开放的总体部署,是先发展沿海和东西部,而后是中部,最后是西部。现在的问题是,西部发展是否要重复东部的模式,是否要承接东部转移或者淘汰的人力密集型、资源消耗型、环境损害型的产业。答案是西部应走出一条具有独特优势、独具特色的发展之路。

 

西部的优势是地域辽阔,风能和太阳能资源十分丰富。国家应限制在这一经济带承接东部转移的高耗能、高污染制造企业,把可再生绿色能源作为西部的产业优势。国家应做出规划,把青藏高原、陕北高原、新疆、内蒙古等西部地区,建成世界上最大的可再生清洁能源供应基地,如果总量达到100GW,等于沿着丝绸之路在西部又建了5个三峡电站。这样,西部地区向东可以给中东部、向西可以向沿边国家源源不断地输送绿色清洁能源, 让新能源成为西部最具特色优势的大宗商品。

 

青藏高原属我国一类光资源地区,尤其适合新一代高倍聚光太阳能技术的发展。这项技术的核心是来自应用于空间技术的多结砷化镓太阳能电池芯片。明阳集团目前已掌握包括芯片、模组自主常识产权在内的的高倍聚光太阳能全产业链核心技术,并实现了产业化。

 

企业学问是发展的核心问题之一

 

解树江:从目前风电行业的竞争态势来判断,未来三到五年,产业兼并重组还将继续。

 

张传卫:预计行业集中度会进一步加大,风资源将迎来集约化开发,风机制造走定制化设计道路。中国市场培育了明阳,但明阳的未来发展在立足国内市场的基础上,还要兼具国际化的视野,整合开发国际资源,在全球市场中找到合适的定位。

 

解树江:民营企业竞争非常激烈,企业发展中有很多不可预测的因素,明阳现在发展势头很好,未来最担心什么?

 

张传卫:企业学问是发展要解决的核心问题之一。目前,明阳集团的高层大多是年轻人,无论市场岗位、技术岗位、销售岗位,还是国际运营岗位,都是年轻人挑大梁。这个团队将支撑大家的“十三五”到“十四五”时期的发展。加速发展,人是关键,还要靠机制,必须塑造企业内部学问。大家正在推进合伙人制度这一全新的机制,实际上就是用新的激励制度鼓励人尽其才。

 

解树江:明阳集团作为行业领头羊一直为行业发展鼓与呼,在国家政策面有什么呼吁和建议?

 

张传卫:首先,要保持政策稳定性和可持续性; 其次,在新能源布局和装机规划上一定要遵循市场和需求侧决定的原则;再次,要调动社会资本融资,就必须打造一个保障可再生能源产业可持续健康发展的生态环境。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